香烟批发

老烟农的父女情



烟农张老汉拥有近20年的种烟历史时间,能够称之为是“老改革”。总是老,可种烟与烟叶的核心技术却把握不及时,再加他媳妇过世得早,种烟的人力资本只能一个,张老汉种出去的三亩一分田烟叶一直不尽人意。张老汉命不好,闺女小丫是他既当爹又当妈给牵扯大的。老大爷就那么一个闺女,在他的心中中,小丫就是说他的性命和唯一。之后小丫考入一所农业大学学习培训香烟种植,考试成绩出色,不但成为了校学生会的党员干部,还要入校的第二年就入了党。

 
小丫刚读大学时還是一个干瘦的女孩,送闺女去大学那一天,张老汉以便省下几元的车费,只能将闺女送至村外的马路上侯车,快提出分手,老大爷的泪水禁不住地往流失,他拍一拍闺女的肩部说:“到高校要好好地念书,听老师的话,把父亲很多年沒有处理好的烟叶种植和烤制技术性学精。”闺女点了点点头,拿着手绢,当心地抹除张老汉脸部的泪:“爸,过两年毕业了,闺女争得返回您的身旁,好好地孝顺您老人。”张老汉笑了,又流下来了兴奋的眼泪。
 
毕业了,小丫还真回家了。之前她曾同意每一年暑期假期回家看老父,却一次都未能兑付。也不可以怪小孩,因为家中经济发展艰难,小丫休息日都会城内当家教,假期还成为了市郊一条街道社区的清扫工……当初干瘦的嫩女孩,迄今已长出了一个伟岸、牢固、丰腴的姑娘。张老汉亲密地看见自己的闺女,眼泪都快模糊不清了。“爸,您的白头发又多了”,闺女望着爸爸弯驼的背,也已泪如雨下。时值烟草烤制高峰,看见堆积在土里的鲜烟草,小丫学会放下简易的行李箱,一边急着帮爸爸按技术标准编杆,一边将县上把她分得本乡当党员干部的事告知了老父,老大爷一下子高兴得说不出来话来。小丫还说起了大学里的很多有趣的事,可是沒有谈起自身所干的苦力气活,以防老父难过,“但是……”小丫看见爸爸脸上皱纹,给自己很多年不可以等候在爸爸身旁尽一个闺女的孝道而内疚。“没事儿。”老大爷懂了闺女的思绪,他拉着闺女的手说:“给你前途,做父亲的就大喜过望了。”

 
之后,小丫被村里外派到村内挂职,先当村支书后任支书,张老汉每一年必须租田种上20亩上下的烟叶,烟也种得非常好。2019年也是在国家新政策和当地政府的正确引导下,前前后后足足种了30亩烟叶,还聘用了1名长工、5名零工,被群众夸赞为“铁杆烟总司令”。近些年,一个村的烟叶已产生了经营规模栽种,群众莫不赞美张老汉父女俩:“铁杆烟农李老头儿,高新科技兴烟爱带领;经营规模栽种尝甜头,推动大家出了头。小丫挂职当领头羊,发财致富好运气;惠民政策喜心中,大家确信有盼头。”
 
上一篇:“硬红金龙·湖之韵”买烟记
下一篇:烟草运营模式与时俱进